卖帅王子

我从来不怀念自己的学生时期,受不了那份伸手管父母要钱的心虚,也受不了消费时的拮据;受不了被“过来人”指导人生,也受不了自己“破处”时的手忙脚乱;受不了什么事情都不敢跟家里说的鬼鬼祟祟,也受不了被成年人管理的提心吊胆…不觉得那时的好奇心与荷尔蒙有什么值得留恋,这两样东西我现在也有。 ​​​​

评论

热度(1)